剑道文化 << 剑元上至首页  

 
 
 

劍道名人傳[四]

 
 
 
 
 
七六、島田虎之助(直心影流島田派):挑遍天下所有道場的亂暴武者。
  十三歲始從藩內師範習劍,幾乎整天木刀不離手,至十六歲時,同門中已無其敵手,遂出訪九州諸國道場,始發覺劍技之未臻熟達,重返故里苦修,至十八歲再出時,已成為九州無敵的狀態,遂向東行,沿途道館無不一一被破,後終至江戶,依然到處挑館,使其聲名大揚,至此認為江戶雖闊,卻仍還是沒有一個是他的敵手,自己深信已經是天下無敵的劍客了。有一天,來到聲譽最高的劍客男谷精一郎的道場求比鬥,意外地男谷竟親自出場,並像與門徒練習般輕輕鬆鬆地,讓虎之助獲勝並讚曰:「好身手」,致使虎之助認為大名鼎鼎的男谷也不過爾爾,並更為自身的高強而志得意滿,如此再至井上傳兵衛的道場,井上可不若男谷的溫和作風,對於挑戰者,可老實不客氣地予以痛擊,初嚐敗果的虎之助乞入井上之門,井上遂謂:「江戶中如余之劍客,可車載斗量,今睹貴公之身手,該從良師,期能得出類拔萃之技」,虎之助告以從未遇強過於渠者,井上遂肅然曰:「曾訪男谷先生否」,虎之助告以上情,井上啞然失笑曰:「那是因汝之技未熟,無能判明對手之實虛強弱之故,今余予汝介紹狀,可再去求見」,虎之助依言重訪,再度與男谷對面而立,今回如泰山般屹立於眼前的男谷,渾身散發壓人的氣勢,虎之助全身顫慄,眼睛發暗,冷汗直流,直退靠在牆板上,幾乎成為失神的狀態,急忙拋劍跪伏在地上乞求入門,自此虎之助隨男谷文武兼修,三年返歸故里的虎之助,如脫胎換骨,除劍術之外,無論在見識、學問與人格方面,俱成為當世一流的人物,個性的恬淡與乃師同,奈何天妒英刀,以卅九歲的英年即罹病而亡。
  其弟子中,有勝海舟者,劍才平庸,但長於語言與政治方面的才能,故虎之助勸其改向發展。
  一八六八明治維新的戍辰戰爭,節節敗退的幕府,眼看江戶也將失守,這位官拜幕府陸軍總裁的勝海舟,終與官軍統帥的西鄉隆盛會面(兩人原本就相識),進行斡旋談判,使江戶無流血開城,江戶才能免受戰火的蹂躪。故勝海舟也等於是拯救了江戶的最大功臣。
七七、齋藤彌九善道(齋藤無念流):設立練兵館,為江戶三大道場之一。
  岡田十松的高徒中最為傑出的劍客,與千葉周作、桃井春藏並稱為幕末三劍。
  十九歲以前,其父尚未有將其育成劍客的打算,故曾分別於油店、藥行等習商,十八歲時出江戶至某旗本家當伙計,主人賞識其才,遂送入某儒學者之塾,翌年再送入岡田十松之擊劍館,於此與江川太郎左衛門相識,除劍術之外,尚修習馬術、兵學與西洋砲術等等,數年後技同門,任師範代,廿三歲時師卒,道場由第二代岡田熊五郎接掌,但因不善經營而發生困難,門人們遂公推彌九郎以師範代,代掌理業務,六年後獨立設練兵館,成為江戶三大館之一。而彌九郎志不僅止於劍客,後將道場交由長男新太郎掌營,本身卻改從事野戰、海防等戰術改革的演練,一八六六(維新前二年)八月,幕府於江戶灣築造砲台,令江川太郎左衛門為負責人,彌九郎自薦擔當測量工作,其時門徒之桂小五郎(即後來的木戶孝允,維新三大功臣之一,劍術也屬一流),隨從其旁側並為師操舟。維新後,彌九郎任官新政府,明治四年七十四歲歿。
七八、桃井春藏(鏡新明智流):卅三歲即得真傳。
  鏡新明智流第四,代原名田中甚助,十四歲時入桃井道場,第三代直雄見其非凡之劍才,將女兒匹配給他成為養子,易名直正,廿三歲得真傳,襲第四代春藏之名,使桃井道場成為江戶三大道場之一。直正是位瘦長身材的美男子,劍風隱健大方,被稱已達劍聖之域,曾任幕府講武所師範役。
七九、武市半平太(鏡新明智流):曠古未有的割腹,橫切三刀。
  土佐人氏,十四歲學劍,後至江戶入桃井道場,不久即嶄露頭角,成為道場的塾長,此時他已開始持倒幕革命的思想,與長州高杉晉作(組織奇兵隊,倒幕軍主力之一)、桂小五郎、久逍瑞(玄瑞為革命之父吉田松蔭妹婿,哈御門之役陣亡,以上三人概為松蔭的塾生,而松蔭卻早在維新十五年前,偷登倍理艦欲渡美被拒,向幕府自首後被斬)等倒幕要角深交,遂返藩,為使藩論統一為尊王,到處遊說並吸收同志,而組織成土佐勤王黨,有灞君堮R、吉村寅太郎等,署名蓋血印者一百九十二名,其弟子岡田以藏、和配下的那須信吾、吉村寅太郎等,擔任殺手刺客或作天誅組之指導者,到處斬殺幕府方的官吏要員,身為首領的武市本身,卻似乎從未親手殺過人,而使其名傳後世的英勇事跡,卻是由其被處刑切腹時之壯烈景況而得來的。
  臨刑,他表示不必介錯人(站立於切腹者身後,為免切腹者痛苦,故往往當切腹者刀插入腹部同時,即揮刀砍落其頭顱),但這與規定不,合遂由其本人指定二名其能信任者,當正添介錯人。就刑位,武市返顧二介錯人,令其絕不要揮刀,切腹要由其個人來完成,言畢短刀出鞘,注視片刻後露出腹部,在左股近根處深深插落,然後一口氣把刀拉向股,拔出血淋淋的小刀,眺著它讚道:「真切得好」,言畢再往稍上方插落並向右橫切,稍頓拔出刀來,再於左肋骨下猛然插下,蓄氣厲喊聲「嘿」,果然再度把小刀橫割到右肋骨下後,方才力竭匍伏地上。這一場驚心悚目的壯烈割腹場面,使監刑的官員與侍衛們,無不瞧得毛骨悚然,大駭失色。
  所謂劍客的價值,共非僅以斬人來作為計量的尺度,事實上能夠如此從容而氣力不亂地去赴死,才真正是一個,曠古絕今的勇者。
八十、岡田以藏(鏡新明智流):以狂暴主義者來說,確有其可怕的本事。
  在故鄉土佐先從麻田勘七習劍,後入武市半平太之門,武市出國作武者之修行,兼作倒幕革命之遊說,也攜其同行,至岡藩村上主茂處,武市將以藏留寄於此而隻身赴江戶,以藏於此文武兼修,三年後,也出江戶投奔於桃井道場,武市試其技,發現其進境達驚人的地步,遂留於身旁,隨其從事革命之工作,至歲末,以藏返歸土佐,此時因吉田東洋被暗殺,藩內充凝著濃厚的血腥味兒,以藏遂脫藩出奔至京,從此開始有如瘟神般地,向幕府揮舞其瘋狂的暗殺之劍,後再度返藩時,終於被捕入獄並被嚴刑拷問,武市為恐其經不起嚴刑而洩密,致累及其他同志,同時也為了免使他飽受酷刑之苦,遂設法將其毒殺於獄內。

八一、齋藤新太郎龍善(神道無念流):攜同高徒十幾名作武者之修行。
  彌九郎之長男,劍、書、畫皆達精奧之境,十九歲始,攜同高徒十數名,浩浩蕩蕩遊歷諸國作武者之修行,北至弘前,向南則遍遊九州、四國(扶桑四島為本州、北海道、九州、四國),精妙的劍法,使齋藤的劍風披靡一時,後至長州的萩,應藩主之求,約一年間,任明倫館(文武兼授如學堂,維新志士與新政府的政要多出此門)師範,返江戶時,並帶回長州藩之委託生六人(後多成維新志士),三年後,桂小五郎入練兵館,不久即任塾長兼師範代。明治維新後新太郎不願任官,並將練兵館賣掉,直至明治廿年方歿。
八二、以鍵吉(直心景流):將明珍之頭一刀兩斷。
  十三歲入男谷精一郎之門,廿五歲時隨師入幕府設立的講武所,任教授,不久更被第十四代將軍家茂選任師範役,頗獲家茂之寵愛,將軍上京時,鍵吉任護衛之重職,且屢受命與名劍客比試皆獲勝,一八六六家茂病逝,即辭職開道場授徒,一八六八官軍進佔江戶,遂棄家加入彰義隊(幕府已敗降,但仍有些不甘降服者,組織成這個彰義隊,據守上野山頑抗,後仍被西鄉隆盛的官軍攻潰,其址現為上野公園,從西邊沿階上門,廣場旁有西鄉隆盛之銅像,側後則彰義隊士之墓與紀念館)不久被官軍攻陷後,幸得逃出的他,再回道場,預成為第十六代將軍的田安龜之助(德川將軍僅傳至第十五代慶喜,任期僅一年即明治維新,故龜之助終於沒有當上將軍),召其至靜岡任總管職,直至明治三年再返道場,聲名日隆,警視廳等召其任職,概為其婉拒。一八八八年他已五十八歲時,明治天皇於伏見宮之邸,召集天下一流的劍士,舉行兜割(破鐵盔)之式。
  這頂以南蠻鐵打造有名的「明珍之盔」,使許多劍客師範,使盡氣力猛砍,不是被彈回就是險些被滑倒,而仍不能傷它分毫,後輪由鍵吉,佇立盔前,拔出「胴田貫」的名刀,凝神注視片刻,隨著一聲石破天驚的氣合,劈下去的刀,果然深深地嵌入鐵盔達三寸五分之多,舉座無不齊聲歡呼與讚歎。
八三、齋藤歡之助(齋藤無念流):飽使他流顫慄的刺擊。
  齋藤彌九郎之三男,自幼即獲「鬼歡」的綽號,練習時候的猛烈狀,道場生皆畏與其對練,最得意與有名的是刺擊與衝撞。一八五四年任大村藩之劍術師範,卻不幸於廿四歲之英年即罹中風之症。
  鬼歡一生唯一失敗的紀錄為與中國(本州南端一帶地方的總稱)無敵的宇野金太郎之比鬥。當天,鬼歡身體已不甚舒服,仍勉強應戰而落敗,後來鬼歡欲雪此恨,曾至岩國尋訪,但這時宇野卻因眼疾而不能出場,鬼歡遂認為此乃是其終生最遺憾的一件事。
八四、松崎浪四郎(新陰流):十九歲就與鬼歡有一場精彩決戰。
  在久留米從加藤平八郎學新陰流。一八四七年齋藤新太郎來訪,在親善比賽完了之後,平八郎叫出一少年受其指導,他就是松崎浪四郎,當時僅十五歲。齋藤的劍風向以下手不留情的猛烈而聞名,二人剛一站定,新太郎即以竹刀將其壓倒,但是浪四郎在即將倒地的剎那,猛然擊著了新太郎的腹部,令新太郎大為讚歎其膽力與敏捷。四年後,新太郎之弟,名傳一時的「鬼歡」,也至久留米與浪四郎比試,同樣剛一站定,浪四郎即受到鬼歡最為得意的體當(衝撞)而身形崩搖,鬼歡乘機欲舉上段劈落,但是浪四郎的竹刀就在這間不容髮的瞬間,早一步撗掃鬼歡的腹部而獲勝,使浪四郎的劍名更為高隆。
八五、近藤勇(天然理心流):芹澤鴨暗殺的真相。
  天然理心流的流祖-近藤內茂助長格,以神道流的劍術加上柔術、扭打和繩術等而創出來的流派,第三代同助為武州多摩郡小山的農民,出江戶開道館名「試衛館」,近藤勇即為其養子,新選組副局長的土方歲藏(事實上在這動亂的歷史舞台上,他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),為勇的同門師弟。
  當初幕府招募組織了一個浪士隊,擔任第十四代將軍上京時候的護衛,任務完成,將軍返江戶,卻將浪士隊留在京都,歸屬京都守護,會津若松藩主松平容保,擔負如警察般的工作,而此時的京都已經瀰漫了非常濃烈的倒幕風潮,站在幕府邊的浪士隊,遂改名為「新選組」,專事打擊密謀倒幕的革命志士組織。而近藤勇則因任此新選組之長(彼等稱為局長),而在歷史上成為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,但如純就劍術家的立場來評價的話,可能就沒有像他所獲得的聲名那般高的造詣,就拿他對前任隊長芹澤鴨與隊內的政敵,伊藤甲子太郎等的手段-暗殺,和池田屋(客棧,倒幕志士於此密議)的襲擊,也採突襲的手法來看,這些概不能與一般劍客,一對一,面對面決勝負的價值來相提並論的了。
  戊辰戰爭戰敗,近藤勇終於在下總流山屯所被捕,於江戶府外板橋宿被斬首,時年卅六歲,而土方歲藏則退守至最後的戰場-北海道函館的五稜郭,奮戰到最後中彈而亡,而結束了這一場戰爭。

八六、佛生寺彌助虎正(無敵佛生寺流):無賴劍終致身敗名裂。
  齋藤彌九郎之門徒,起先任道場燒洗澡水的小傭人,工餘常於窗外窺探場內的練習,彌九郎看他如此興濃,叫進場來試試,發現竟頗負劍才,遂讓其於工餘參加練習,豈知進步之神速,居然不久即使同門者皆非其對手,十七歲即得真傳,道場也成為他與鬼歡兩人實際的主持者,兩人被並稱為齋藤道場的鬼神,但是非常遺憾的是欠缺教養,故變成一個無賴型的劍客,也因此不能委以塾長之職,這更使他不悅,遂出師門而淪為鄉下流氓的保鏣,或加入浪人群中遊蕩鬼混,改名為吉村豐次郎,一八六七年在京都被暗殺而亡。
八七、中村半次郎(示現流):勤皇(倒幕)派的第一刺客。
  薩摩藩士,幕末史上有名的高手,被稱為幕末殺人者的半次郎。幕府指令諸藩所組成的巡邏隊,常遭其跟蹤,找機會躍出將隊長斬殺後逃逸,同藩內召聘的兵學教授赤松小三郎(其恩師),也因疑為親幕,而被其斬殺,後來西鄉隆盛賞識其才,遂召至身邊依為左右手。明治十年(一八七七)西南戰爭,於城山之役,奮勇入官軍陣中,中彈而亡。
八八、河上彥齋(彥齋流):將佐久間象山一刀斬殺。
  九州熊本的藩士,一八六四年七月在京都與長州尊王派的久逍瑞合謀,斬殺公武合體派(即主張皇室與幕府合體共存,並開國)的巨頭佐久間象山,八月蛤御門事變,加入長州方,向薩摩(當時薩摩尚為佐幕派,後來才反過來加入倒幕的行列)與京都守護的會津藩進行攻擊,翌年又幫助長州高杉晉作與征長軍抗戰,翌年依藩令被捕入獄,二年後,維新成功的明治元年,出獄任軍職,但目睹新政府屈服於歐美列強的壓力下,違反了革命當初之初衷(攘夷)而開國,遂稱病辭官。
  彥齋的劍法為「無師自通型」的劍法,他並未向任何人學劍,卻具有一身令人膽寒的淒厲劍技,據傳在幕末那一段兵荒馬亂的時期裡,斬殺人數之多,從沒有人能及得上他,故被後世的作家,封上一個「殺人者彥齋」的綽號。
八九、淺利又七郎(中西派一召流):山岡鐵舟之師,刺擊的名人。
  首代淺利又七郎,係武州松戶出身的劍客,後入中西忠兵衛之門,為千葉周作的師父。而現在所介紹的淺利又七郎,原為中西忠兵衛之次男,過繼給淺利家當養子,遂沿繼其家名,彼即為山岡鐵舟之師,當世傑出的高手。
九十、山岡鐵舟(無刀流):一心不亂,把精神集中。
  九歲開始習劍,先是真影流,後再學北辰一刀流,廿一歲時已獲「鬼鐵」的綽號,其雙手刺擊,令多數的劍客聞名而喪膽,廿八歲時聞淺利又七郎之名而登門求試,結果獲大敗,遂求入淺利門下,日夜苦練劍法,並從事修禪,期悟出破師的劍法,如此者歷廿三載,至五十一歲時方達到與師對立時,臻無敵無我,無念無想之境地,至此,淺利終於說出:「余已非汝之敵矣,果不負汝二十餘載之苦修」,言罷,眼溢欣喜的淚水,鐵舟也易其名為「無刀流」。
  在鐵舟的春風館裡,有一種叫「千四百支的猛烈練習」。從天未明即開始,和一千四百人比鬥,到全部練完得費數日的時間(劍聖上泉伊勢守年青時候,也曾作這種一連三晝夜的比武練習),中間僅喝稀飯的短暫時間外皆不休息。而這種超越人類體能極限的練習,一個人經由極端的疲憊與痛苦,將失一切正常的辨別能力,唯靠剩餘的一絲意識去應對對方的劍,故凡能夠通過這種酷烈考驗的人,其實力之進境,就絕非其他人所能夠比擬的了。
  鐵舟也是拯救江戶免受戰火蹂躪的重要歷史人物。當時由西鄉隆盛所率領的官軍,節節東進,勝海舟為欲與西鄉斡旋,遂派山岡鐵舟由薩摩藩士益滿休之助陪同攜其書翰,趕赴駿府西鄉下屯之處,在官軍劍拔弩張,虎視耽耽,隨時有被殺的危險環境下,鐵舟神色泰然地與西鄉進行談判,西鄉心折其膽魄,遂使鐵舟順利地完成了任務。
九一、松平主稅介(柳剛流):連勝海舟都自歎弗如的劍士。
  先祖為德川家康的六男忠輝,其後子孫代代居住於三州長澤。主稅介為第七代,學問劍術概甚傑出,遂出江戶任誁武所劍術師範,連勝海舟都曾歎謂:「吾劍、識概不及主稅介」,當時講武所教授劍術者除主稅介之外另有十名,槍術十名,砲術十七名,男谷精一郎為所長。
  松平主稅介為德川家系裡,難得一見的傑出劍客。

九二、得能關四郎(直心影流):入選第一回的劍道範士。
  自幼從沼田藩劍術師範,直心影流的長沼正兵衛學劍,後來劍名大揚。一九0三年,六十一歲時,從大日本武德會授予第一回劍道範士之稱號,其時同被選授範士之位者有七位,概為幕末以來,獲極高聲譽的劍客。關四郎並被聘任為警視廳劍道師範之總帥,實力之高,從無人能出其右者,警視廳主辦的劍道大會,
他創下了一八八三年以來,從未失敗的紀錄,強如松崎浪四郎也敗其手中。至明治末期,與根岸信五郎、貞貝忠篇並稱為劍道界之三元老。
 

剑元上至 北京最大的剑道俱乐部 www.jiandao.com.cn

 
 
 
 上一篇:没有文章了
 下一篇:剑道的历史起源
 
     
   

TOP